先进典型

“好军嫂”汪宇:这辈子当不 ..

(记者 马石磊)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8周年,为了表彰在创建过程中涌现出来的双拥工作先进女性和家庭,近日,市妇联、市双拥办、宿迁军分区政 ..

 

“蓝军”连长的战场坐标

“蓝军”连长的战场坐标

■向 勇 李本学

数九寒冬,东北大地上已滴水成冰。在一处积雪深达半米的山坳间,一支蓝军小分队踏着积雪悄无声息地穿插而来。在一丛小树林旁边,走在前面的上尉军官干净利落地打了一个手势,随行人员立即围拢过来。他打开随身携带的军用地图,借助图上纵横的坐标网线,迅速标定了方位和站立点,并简明地向下属明确了各自任务。一声令下,众人迅即消匿于茫茫雪野之中。

他叫于迪,是第78集团军某旅唯一一支蓝军连的连长。他平时喜欢把自己“泡”在军用地图的坐标网里。坐标,对他来说不仅是分析地形、确定点位、谋划战斗的辅助工具,还是定位人生、校正方向、寻找自我的引路航灯。入伍9年,从一名有过忧郁彷徨的国防生排长,成长为一个让对手敬畏的蓝军连连长,他走出了一条不同寻常的“行军”路线。

在军旅生涯的坐标网上,于迪起跑时并没有清晰的方向。

2009年,初任排长的于迪随连队担负执勤任务,每天的工作就是带队站岗放哨、打扫卫生。单调、枯燥的基层生活让他一时无所适从,好像一下子就迷失了方向,他选择了以读研的方式逃避现实。然而,等真正离开了单位,才慢慢意识到,从军最重要的就是磨炼意志、学会担当,而部队下发的这第一张考卷,自己却交了白卷。

“一定要给自己争取‘补考’的机会!”

2013年,硕士研究生毕业后,由于是机械专业的高材生,又曾在各级媒体上发表过几篇文章,旅机关两个部门同时伸来了橄榄枝,于迪却向组织递交了到连队任职的申请,要求回老连队当主官。

这个消息如平静的水面投入了一块石子。和他关系要好的老兵都来劝他:“老连队都6年没有得过先进了,大家的心早散了,你去了别说工作不好开展,弄不好自己都得‘搭进去’,你说值吗?”

“个人的进步搭进去不要紧,人生的航向不能再跑偏。”于迪选择不再逃避,主动找到旅领导立下“军令状”:当年就“摘帽”,年底拿先进。

如愿走上老连队政治指导员岗位的于迪面对的是这样一支队伍:由于多年后进,官兵普遍没精神头,集合站队松松垮垮,原地踏步时脚尖甚至都不离地,与隔壁先进连队动作整齐、干脆利索形成反差。于迪干的第一件事不是开骨干会、搞见面会,而是在全连面前讲解踏步的动作要领并亲自做示范。没有大道理,不喊空口号。一周过去了,全连官兵有了这样一个感觉:指导员的目标是瞄着先进干,他自己首先以身作则。

人们相信自己的眼睛,胜过相信自己的耳朵;相信他人的行动,胜于相信他人的言论。

列兵林成祥,入伍时体重200多斤,一遇训练就溜边,班长排长批过训过哄过劝过,试遍了各种招法都不见有成效。然而,在于迪无声的带动下,林成祥也主动加入了业余时间跑步加练的队伍中。他说,他就是觉得指导员这样带着大家干,谁都不能给指导员丢脸,不能给连队争先进拖后腿。

半年考核,于迪所在的连队从倒数变成了正数第二名,连队的士气腾的一下子被点燃了,年底拿到先进连队的奖牌成了大伙不约而同的追求。

2014年9月,任了半年多指导员的于迪因表现突出,旅里又给他安排了一个职务——新兵连指导员。到了新兵连,可谓“一心二用”:一边忙着带好新兵,一边操心着连队的工作。

可是又有谁知道,这当口也是吉林大学通知于迪入学报到的最后时限。硕士毕业后,于迪考取了吉林大学的博士入学资格。拿到通知书时,他十分纠结。读,还是不读?说实话是真想读,这个梦想一直根植于心中,而且学校已经为自己保留了一年学籍,今年再不去肯定读不上了。但是想到经过大半年的努力,眼看着连队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,这个时候离开,连队争创先进会不会受到影响?

于迪把博士录取通知书藏在了衣柜里,选择把这份遗憾留在心底:作为一名基层主官,自己的坐标定位应该在连队建设发展的坐标系里,通过自己的努力,帮助战士们在人生的关键时期、在军营的历练中,找准方向,战胜自我,这比自己读博士发挥的作用更大、更直接,也更快乐。

“指导员放弃了读博!”消息传开,带来的不只是官兵普遍抱以遗憾,更是他们铆足劲儿往前冲的动力。付出与回报是相等的,年底,连队各项成绩均靠前,只要两名主官素质认证成绩优秀,评先进连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胜利在望,大伙拭目以待。素质认证5个课目,拿个优秀还不是手拿把掐?于迪只花了两天时间准备,结果本来自认为十拿九稳的考核,因战术标图成绩偏低与优秀无缘。

平地上栽了个大跟头,于迪的心里别提有多懊恼。想想为了评先进连,自己博士考上了没去读,全连战士起早贪黑地训练,结果自己的一个疏忽就影响了整个大局。内心的懊悔,让于迪情绪非常低落。

“即使我们没得先进,但我们已经是先进了,为啥?你看看你来以后咱们连的变化!”一天,连长敲开于迪的房门,促膝长谈的一番话也敲开了于迪的心门。第二天连队组织新兵下连仪式,连长在仪式的最后带着全连一起连喊3遍“欢迎新兵下连,欢迎指导员回家”。在连队官兵热切的目光中,于迪读懂了大家对自己的谅解,更看清了全连对自己的期许。

于迪重新校正了奋斗坐标,为了先进连的目标,他和全连官兵更拼了。2015年年底,于迪带领全连终于拿到了久违的先进连奖牌,个人也被集团军评为优秀“四会”政治教员,被旅评为优秀共产党员、指导员标兵,荣立三等功。

“先进连拿到了,承诺也兑现了,指导员该去机关了吧?”看到于迪似乎有心事的样子,官兵们不禁猜想指导员是在琢磨下一步的发展了。

于迪确实有自己的小算盘。他考虑更多的是连队下一步的建设方向:老连长今年要走了,谁会接替他的工作?连队“摘帽”成功,下一步发展的目标点在哪儿?恰逢旅里要设立一个蓝军连,于迪立即主动要求承担这项任务,再次婉拒了上级机关的选调意向,并主动要求改任连长,继续留在连队工作。旅党委根据于迪的素质能力,将其职务由政治指导员调整为连长,他也由此成为首任蓝军连连长。

对于基层部队来说,蓝军连是个新鲜事物,都是摸着石头过河。有官兵建议,有什么条件就建成什么标准吧,反正也就是个陪练。于迪却动员官兵,蓝军连就是部队军事训练的参照系,能够帮助定位战斗力建设的坐标点,我们不是要陪着红军跑龙套,而是要当助力强军的磨刀石。蓝军连麻雀虽小,但也要五脏俱全,要有炮兵,要有侦察要素,要有电子对抗要素,还要有工化要素,就是真正的敌军有什么,我们也一定要有什么。

为把蓝军演得形似神更似,于迪带着初当蓝军的连队官兵,从研究外军战略战术、人员编制、火器配备等情况开始,废寝忘食地展开了一系列蓝军连建设工作。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,于迪办公室的灯一亮就亮到后半夜,蓝军连作战指挥流程图、班排火力计划卡、单个火器射程卡等数十个符合外军作战特点的研究成果新鲜出炉,侦察、伪装、攀登、搜频、干扰等29个专业课目逐步展开训练、形成体系。为了把红军逼到绝境、逼出极限,每次演习前于迪都要多次勘察地形,形成多套作战构想,并结合沙盘地图反复进行作战推演,不断修改完善行动方案。

蓝军连的初次亮相是2016年年底。在风沙肆虐的科尔沁草原上,尽管以少对多,蓝军连的官兵却展现出了高超的战术素养,硬生生地把红军官兵眼中的“假想敌”演成了“真劲敌”。红军还在组织开进,这边电子侦测已经开始全程监听红军通信;红军先头刚刚到达前沿,几台肩负指挥任务的坦克就被蓝军埋伏多时的单兵反装甲火力猎杀;红军进攻队形还没完全展开,蓝军连前沿歼击的强大火力却突然倾泻而来……这一仗,直打得红军合成营有力无处使、有苦说不出,上上下下都说“输得真憋屈”。

如今,于迪的蓝军连已先后与10余个合成营、连进行了模拟对抗,对手们无不对他们“竖大拇指”,称赞他们是名副其实的强军“磨刀石”。连队连续3年被旅评为“军事训练一级连”,于迪个人被北部战区陆军评为“百名强军先锋人物”,两次荣立三等功。

走下领奖台,于迪还是喜欢把自己“泡”在军用地图的坐标网里。在他心底,走得再远,基层也永远是自己的坐标原点,带出更多的兵、更好的兵、更能打仗的兵,就是自己追求的自身价值,就是自己追寻的军旅人生。

宿迁双拥18-02-01浏览(256字体: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来源:

【打印】    【收藏】    【推荐】    【关闭】
 

热点文章

 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