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进典型

“好军嫂”汪宇:这辈子当不 ..

(记者 马石磊)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8周年,为了表彰在创建过程中涌现出来的双拥工作先进女性和家庭,近日,市妇联、市双拥办、宿迁军分区政 ..

 

决胜祁连山

决胜祁连山

■侯国荣

拂晓,位于祁连山下的某野战指挥所里,一张硕大的作战地图悬挂在正中央。图上,几个火红色的大箭标拖着长长的燕尾直捣敌阵地。天寒地冻之际,一场合成营实兵实弹作战演习在天寒地冻的祁连山下展开。扮演红方的是某旅新调整组建仅6个月的合成二营。

空中战机轰鸣,地面铁甲列阵。上午8时,作战演习开始了。“定西,我是雪山,100执行!”随着红方指挥员、营长吴海洋一声令下,只见几名披着迷彩蓑衣的侦察兵行动诡秘,时而匍匐,时而跃进……快速向敌前沿实施抵近。

“嘀嗒、嘀嗒!”一个个敌扼守的高地、坦克火炮点位,营(连)指挥所位置准确地传递到了红方指挥所。

“天水,我是雪山,101执行!”8时30分,吴营长下达了作战命令。顿时由摩步、工兵、防化等多个小兵种构成的前沿右翼攻击群急速驶向××作战地域。

“雪山,我是定西,发现敌对我实施火力袭扰。”流动“中军帐”内,侦察参谋王新源密切关注战场态势,将敌情报告红方指挥员:“侧翼遭敌火力突袭,数辆坦克被击中,部分人员出现伤亡。”

“黑山3号、黑山4号,我是雪山,迅速急救伤员,抢修装备!”闻令,一辆辆野战急救车穿梭于战火硝烟中,救护组组长杨锋带领医护人员迅速止血、包扎。不到一刻钟,10余名伤员全部转移到野战救护所。

此时,修理分队队长程广前驾驶新型装甲抢修车飞奔演练地域,他一个箭步飞身下车,立即组织修理工对红方战损坦克实施抢修。

8时35分,由合成二营刚刚列装的30余辆新型坦克、步战车组成左翼攻击群,采取多路突击向敌发起主攻。

“正前方,敌坦克,歼灭!”653号步战车内,炮长彭成斌闻令,透过瞄准架“十字线”锁定目标后,果断按下射击按钮。刹那间,一发发炮弹怒吼着直捣敌装甲目标。搜索目标、激光测距、跟踪发射,彭成斌五六个动作一气呵成,从发现目标到摧毁目标,仅用13秒钟。

“正前方发现大量黄色烟雾……”激战正酣,突然红方接到上级通报。“防化分队前出,迅速侦清毒剂种类和被沾染范围!”吴营长一声令下,数辆新型防化侦察洗消装备疾如闪电驶入沾染区,很快完成了侦检、洗消、除瘴任务。

“雪山,我是天水,指挥系统遭敌电磁干扰。”就在此时,红方无线电台遭敌电磁干扰,致使指挥通信时断时续。吴营长急得头上直冒冷汗,他在电台里责问作战参谋高雨。

“营长,无线电台全是噪声,肯定是敌对我实施强电磁干扰和压制。”电台另一端,高参谋显得很无奈。

“迅速启动××号应急通信预案!”

“电子战分队采取佯动,欺骗迷惑和压制敌人!”数分钟后,红方很快摆脱了敌人的电磁干扰,实现指挥信息互联互通。意料之外的行动还有很多。11时05分,敌航空兵对红方冲击轴线必经路段实施火力阻拦,烟尘直冲云霄。

“雪山,我是定西,前方道路遭敌毁坏,装甲战车无法通行。”突然,战勤参谋王有强报告。

“急造道路!”情况危急,吴营长果断下达命令。顿时,只见一辆辆桥车飞奔演练现场。抬起、下降、伸展……在硝烟弥漫的演习现场,数十名新型桥车操作手熟练地展开作业,在一个足球场大的弹坑上架起两座机械化桥面,成功保障了红方主攻群对敌不间断冲击。

战场情况瞬息万变,从航空照片判读到敌情分析,从火力打击到精确毁瘫,流动的红方“中军帐”里异常忙碌:火力参谋计算火力毁伤指标、侦察参谋搜集敌人最新动态,几位“高参”夜以继日“图不离手,机不停息”,瞬息万变的敌情让他们应接不暇。

陆空一体打击,火力突袭覆盖。一时间,刺鼻的硝烟笼罩在白雪皑皑的祁连山之上。11时20分,红蓝双方参战官兵个个疲惫不堪,但一场更为激烈的“要地夺控战”就此紧张展开了。

“雪山,我是中卫,请求陆航火力支援!”正午时分,左翼攻击群进攻正面遭敌航空兵火力阻拦,一路行动迟缓。

“攻击!”在武装直升机火力掩护下,左翼攻击群冲出敌火力封锁区,一辆辆装甲战车向敌发起猛烈进攻。

“现在演练是集火毁瘫打击。”在603号装甲指挥车上,吴营长指着战场态势图说:“你看,左翼攻击群正在对敌实施火力精确打击,右翼攻击群正在向敌实施分割包围。”吴营长话音未落,指挥车外已是炮火连天。这时,敌人阵地陷入一片火海。

“红胜,蓝败!”听到第二阶段导演部给出的战况评判,红方各级指战员紧锁一天的眉头终于舒展了。

但红方官兵不会忘记,在机动途中因敌情观念不强被动挨打的沉痛教训:不注重战法运用,凭着血性胆气一路往前冲,每个群(队)都想把战旗第一个插到敌阵地上。孰料,求胜心切。

因首尾不顾,被敌拦腰截断,险些全营覆没。“战场不是靶场,胜败分秒之间。”演练小结会上,红方各级指挥员茅塞顿开:“打仗一靠谋略,二靠战术;盲目蛮干肯定行不通!”

傍晚,红方利用演练间隙组织野餐,以补充体力提升战斗力。沙尘卷地,怎样生火做饭?只见一台台野战炊事车悄然前出,在行进中完成了生火、做饭任务。说话间,一股饭香扑鼻而来:四菜一汤,主食馒头。

夕阳西下,“点穴行动”开始了。空中,电磁袭扰覆盖;地面,处处隐藏杀机。敌人补充武器弹药,重新调整作战部署后,防御正面可谓固若金汤,有“一人当关,万夫莫开”之势。

怎么办?“哪怕用牙齿啃,也要一点点啃下这个硬骨头。”危急关头,吴营长沉着应战,一边命令侦察参谋迅速查明敌情,通信参谋跟踪电磁信号,火力参谋调整弹药分配……一边命令各群(队)对敌实施精确打击,各个歼灭。

突然,数辆敌坦克向红方突击正面实施快速机动。“3000米,2000米……请求歼灭!”“歼灭!”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火力连中士班长、导弹操作手腾守路迅速占领发射阵地,果断扣下发射扳机。“嗖!嗖!”一团团橘红色的火焰呼啸着飞向目标,一辆辆敌坦克瞬间被摧毁。

“雪山,我是张掖,敌机3架,低空临近!”

“瞄准第一架,开火!”此时,防空群几十门高炮直刺苍穹,一发发炮弹怒吼着射向蓝天,只见一架架敌机在空中开花。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,红蓝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对抗:突击与反突击、干扰与反干扰、突破与反突破……

“雪山,我是黑山,敌8号地区约一个加强连的兵力,正借助烟雾遮蔽向前沿阵地实施快速穿插,企图夺回失守要地。”这时,安静许久的红方指挥电台里突然收到侦察分队传来的情报。原来,在战斗发起前,红方一支侦察分队借助风沙掩护对敌实施纵深侦察。

“隐蔽前进!”在距敌前沿还有5公里时,队长蒋文斌立即命令:“丢掉背包,携枪突入!”过沟壑、穿峡谷,侦察队员们警惕前行,他们神不知鬼不觉,像一把尖刀插入敌心脏。刚突入敌阵,蒋队长带领侦察队员小心翼翼地在乱石沙沟间隐蔽行进。为减轻重量,大家在突入时将携带的干粮扔掉了。潜伏一整天,队员们个个精疲力尽,饥渴难耐。

月上树梢,气温已骤降到零下20摄氏度。凛冽的西北风刮在脸上,如刀割一样。“不管天气多么恶劣、敌情多么复杂,我们必须完成任务。”蒋队长咬紧牙关潜伏在敌人最前沿,脸被冻红了,嘴唇也裂开了……最终,他带领10余名侦察员圆满完成了对敌抵近侦察任务。

复杂的战场情况、狡猾的作战对手,都没有阻止红方势如破竹的攻势。“全歼顽抗之敌!”随着导演部一声令下,坦克炮、火箭炮、车载导弹一发发呼啸着飞向敌目标,很快瓦解了敌人的反攻企图。夜幕低垂,随着两发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,合成营作战演练在祁连山落下帷幕。一轮明月升起,淡淡清辉下的祁连山脉安宁沉静……

宿迁双拥18-02-08浏览(1046字体: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来源:

【打印】    【收藏】    【推荐】    【关闭】
 

热点文章

 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